关于你我的回忆_散文随笔_377文章网

时间:2019-01-09 14:1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家乡在遥远的北方,因为成长于你的一方天地,让我对你有着了很深厚的情意。十八岁因为求学去了蒙城,与你相处的日子开始慢慢减少。二十一岁时毫无悬念的留在了蒙城工作,与你相见的日子更是少得微乎其微。如今,蒙城里依旧秋风徐徐,天空万里无云。每一天放班后都是疲惫的躺在椅子上,闭着眼想象着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,然后推开窗户看着你傅粉施朱的容颜

父亲说十六岁的时候,他从河底的县城坐着破旧超载的班车,一路往山顶驶去。去见你的路弯弯曲曲、坑坑洼洼,车厢左摇右晃的不知过了多少条之字路,才来到你的这一方天地。但你却藏在浓郁深邃的雾里,不漏一丝一容。父亲四处找寻你,雾水打湿了他年轻的头发,也没能见到你的一颦一笑。脚下的路还是依旧的崎岖不平,甚至泥泞不堪四处积水。路也是断断续续的,忽而一段水沟,忽而又是一个坑洼。有时还得脱下新买的皮鞋,卷起裤脚走到对岸。就这条忽曲忽直、忽上忽下的路,连接着人欢马叫的大田街,年轻人成群约会的工人俱乐部;还有只卖煤油肥皂的贸易公司,当然还连接着拥有八珍玉食的东方红饭店。最后蔓延到到各个乡镇,甚至是更偏僻遥远而又无法通车的村庄。父亲说只有到了晴天才能见到你红砖灰瓦的样子,以及满眼秋黄茅草的颜色。他说你没有一点大都市霓虹楼宇森林般的美,更多的是家乡村落的泥土气息。于是你从小就一直问我:将来我长大了,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吗?

小时候母亲总带着我一块去上班,因为没有城市公交和的士,我们只能一直往母亲山下的单位走去。渐渐地,我开始喜欢上了穿过大街小巷去找寻你的样子。你在路途中遇到的拐角小卖铺里,在卖着临县一角三根薄荷糖。你也会杵在百货公司的货柜上,卖着包装精致的饼干或是漂亮的水果糖。你还会在门窗飘香的东方红饭店里,挥着大勺唤起我童年时只有你才能做出的八宝饭。接着每到川流不息的街天,你就穿着名族服饰从四面八方赶来。从家里背着谷子,赶着鸡鸭和猪步行而来。然后卖掉自家东西,买上一些烟酒煤盐,又再次步行翻山跃林回去 对于像我这种没钱购买什么的小孩,能这样的看上你一眼,心里已是极大的欢喜。

时光飞逝,日月如梭。40年前一只改革的蝴蝶在沿海地带扑闪了一下翅膀,一场蝴蝶效应式的台风开始席卷而来。这里离沿海地区还是蛮远的,但只要是风就总能吹到到这里。于是家门口越来越多的皮卡车拉着砂石合着压路机从门前一驶而过,轰鸣过后一条条平坦的道路赫然而起。原本连接到乡下泥泞的路开始平坦起来,偏僻遥远的农村修起了新马路通起了汽车。你的泥泞不堪、坑坑洼洼已经不复存在,再走到马路对岸也不用再脱下鞋子卷起裤脚,你也不用再步行来到城镇接着再步行着翻山越林的回去。某一天,一位法国友人踏上你的路邂逅了你,为你拍摄了一张及其珍贵的照片。于是你的惊鸿一瞥惊艳的征服了全世界,接着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纷纷因你慕名而来,漫长的时光里你妩媚了别人一段段柔软的时光。哈尼人民的一千三百年,因为你而进入到了世界各肤色人群的眼眸里。

时间的流逝让童年记忆里的的东方红饭店和贸易公司,还有工人俱乐部和大礼堂这样富有历史色彩的会所建筑退出了舞台。但你海纳百川的接纳了越来越多的超市和世界各地的菜系餐馆,以及这个时代的标志产物进入了安静祥和的小镇,让这里的居民生活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起来,不用再像最初为了买一样东西而去到隔壁的临县。曾经的为了见你一面而卷起裤脚走到对岸的少年,俨然成了见证你焕然一新的长者。当他们再一次次的回望你时,浑浊的眼眸里更是多了一份幸福。

小时候父亲总问我,将来长大了我会留在你身边吗?我一直的回答都是:我会留在你身边。就算再问一千零一次,我还是那么的肯定。所以,让我再次拥抱你 元阳县新街镇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热门排行